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chengwuzhaohui的博客

 
 
 

日志

 
 

沧州师专那点事(连载)  

2009-09-05 21:40:06|  分类: 情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毕业十多年了,人到中年也许增添了许多感慨,更增加了对过去的怀念,尤其是对年轻是的那些事,不知怎的我一下子想起了在师专的那段生活,回想起了师专那点事。

      那年上师专是我一生的痛,复习了两年,可高考又一次没发挥好,于是带着老师们的感叹,父母的规劝,更多的是自己的无奈,来到了师专中文系94-2班这个一生改变我命运的地方。

第一章 开学第一课

    至今我还记得在沧州师专上第一节课的情景,上的是口语课。老师叫张海燕,首先让我们自报家门,我当时违心说:我看到家乡的教育很落后,为了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才来师专上学的”,妈妈作了一辈子老师,我还不知道做老师的苦,可我考的分数让我无法选择命运,高中老师经常跟我们说的一句话就是“不是你选择学校,而是分数选择你”我现在才真正明白老师的良苦用心,可我违心的话还是遭到了老师的表扬,张老师让全班同学都应向我一样努力做光荣的人民教师。我听后感到很惭愧。

    开始上课了,我感到很郁闷,我总觉的凭我的才华上师专屈才了,又加上我的中文基础很好,老师们很喜欢我,我更感到怀才不遇,感到在师专的日子太无聊了,没办法我就天天到图书馆中借书看,反正我学的是中文系,借书也方便,没到一个月我就和中文系管图书的老师们混熟了,我有时不拿借书证他们也借给我,借书证最多能借三本书,我可以借多本,在师专我读了那么多文学书,真感谢那些管图书的老师,图书馆的书多时文学性很强的专业书,大多是名著,我也爱看流行小说,和武侠小说,于是就去外面的书店去借,每天五毛,当时在校门口的书店叫“华文书店”..老板是个挺胖的中年人,是我们中文系老主任的儿子,当时流行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贾平凹的《废都》陈忠实的《白鹿原》,当然还有琼瑶的,席鹃的,刘恒的、我最爱看纯文学小说,和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的我都看,当时在我们班,刘保卫、史均恒、王建忠在加上我被称之为“中文系四大剑客”为此我还在班中讲过两节课的我看金庸小说,及北乔峰的性格分析等。现在真想念和全班同学一起谈论武侠小说的那段时光。

     说道师专生活,先说说我的同学们,我们班一共45名同学,15个男生,31个女生,男生在我们班可是国宝呀,其实在中文系各个班都如此,女多男少,僧少肉多,在师专没泡几个女同学,是我爱情上最大的遗憾,我想在这方面遗憾的远不止我一人,这正如现在网上所说“老婆无味,情人太累,小姐太贵,没事开个同学会,拆散一对算一对”  现在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就说刚开学找联谊宿舍,我班的女同学为能与我班的男生成为联宜宿舍,互相攻击,只以为我班有六个女生宿舍,而只有两个男生宿舍,3 :1,女生还都想与本班的男生联谊,当时那万花丛中一点绿的感觉,一生也只有在师专这两年才有,可惜让我给浪费了,遗憾呀,终身遗憾。

      在说一下我们宿舍,我们宿舍一共有六个人,我是老大,老二叫张卫星泊头人,老三史均恒沧县人、老四强恩广沧州市人、老五张景耀河间人、小六姜景峰海兴人,可以说我们来自沧州的四面八方,不同的地域、不同的乡音、不同的性格,但两年的师专兄弟情义却是我们的紧紧的融在了一起,真很怀念那段在师专宿舍楼里的生活呀,晚上一熄灯我们就开始聊天,天南海北的聊,聊中国的甲A联赛,世界的足球格局,中国男篮,中国的乒乓球、等体育节目,聊我们白天学的文学中的人物形象,当然也聊我班的女生,有人说爱情是永恒的话题,一点不假,在六个人的光棍宿舍里,我们大谈我班的女生,我校的女生,先给我班女生排座次,当然是论相貌,不论成绩,我们那时除了考试那几天是不谈成绩的,谁是我班的班花,谁是我班的四大美女,还给他们起外号,例如我班有个叫胡荣华的女同学,我们就管她叫象棋大师,因为我国有一位象棋大师叫胡荣华,有叫吕宝玲的女同学,我们管她叫保龄球,叫亚玲的,我们管她叫单杠。体育器材吗,另外还有个叫王金花的,我们在小学时学过一篇课文《再见了亲人”课文中有一句是“小金花不要哭了,擦干眼泪再给我们唱首《捣米瑶》吧”我们私下里叫她捣米瑶,哈哈。。。还有根据来的地方起外号的,如来自秦皇岛李咏梅我们管她叫秦皇岛,来在任丘的叫白洋淀。来自海铺的我们管她叫渔家女等还很多很多,风格各异个外号,当然这些外号只是我们内部流传,绝不外漏。

    要是在班里这样叫她们,还不被她们追着打,师专里面没有淑女,这是我们的牛老师说的,(我们的牛老师可牛了,不仅课讲的好,小说写的也好,是当时被称为师专四大才子之一,很可惜的是我在师专读书时,四才子走的只剩牛芙珍一人了),牛老师说看我们师专的女生大冬天在校门口拿着冰糖葫芦一边走一边吃,有的还相互打闹,相互间说着疯话,那形象的把古代的淑女气死,古代淑女是什么形象呀,我真没见过,但我们班这些还不算疯的丫头们,在一起共同学习两年我是深有体会的,就是这样一帮疯丫头,在毕业的头一天与我们喝的大醉,使我们这些男子汉们都泪流满面,当时的那个场面使我一生都难以忘记,有时面对毕业合影还真想那群疯丫头,想她们当时的天真,想她们的美丽可爱,真后悔当时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说到封建,我就够封建的,我从小受到的是正统的家教,所以到了师专与女同学一开始正面接触很不适应,正统的可以说是有点傻,两年也没谈过恋爱。但我平时跟女孩子接触还是比较多的,所以同学两年,也没听说我班的那位同学说我封建,但我们宿舍的老三史大侠可不同了,两年基本上不跟女同学说话,与女生说话就脸红,记得有一次我们搞联欢会,是在运河边上开的篝火晚会,有个节目是同学们手拉这手一边转圈一边唱歌,说也巧了正好他必须拽一个女同学的手,他就是不拽,脸也红了,别人也逗他,与他拉手同学名叫柴爱心,柴爱心说他,史均恒,你也太封建了,你怎么就不敢拽我的手呢,你拉我的手我还会吃了你。我们都哈哈大笑,十年后我们同学再次聚会,我还对史大侠说,“老三在拉一次柴爱心的手,问问她会吃了你吗,都十年了在拉一次吧",就是这位封建思想如此大的大侠倒是毕业后我们班第一个结婚的,当然找的不是我的同学,也许早就情有独钟了吧,这也就别怪人家不在师专谈恋爱呢?

       我们宿舍找的联谊宿舍你别说还真不白找,到毕业还真成了两对,可这些与我没关系,我在师专混了两年光棍一条,孤身一人来,孤孤单单的一人回家,没带走一位姑娘,没留下哪怕一段值得回忆的恋情,我只是暗暗单恋了一位女同学,可由于门第的观念在我心中根深蒂固,从来就没敢与人家表白过,正如当时流行的一首歌中唱的“我想说,我很痛苦”,在毕业前一晚上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想说出来,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失去了最后一次表白的机会,记得当时她对我说:“你挺有才气的,在师专两年一直佩服我的才华',就是这样一位好姑娘,却让我错过了多次追求的机会,落下终生遗憾,有人说失去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有时面对枯燥的现实,我也常常思考过去的人生,在某一阶段我是不是真的走错了人生的道路,而那次错误的选择,又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的一生,不管怎么说过去的终归过去了,青春是一去不复返了,记得在毕业后我给自己写下了一首咏怀她的词,留作一生的纪念

                                                                 《临江仙》

                                                                       ----    思单恋女同学  

    梦醒午夜时分,倩影依旧销魂,永记师专同学情,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曾记你我初见、粉红色的风衣、自习课上谈文学,当年明月在,彩云何时归

                                                           第二章我和我的老师

       师专两年教过我的老师很多,现在回忆起来他们给我的印象都很好,一但记忆的闸门打开,老师们的音容笑貌就在此浮现在我眼前

                                                        治学严谨的曹老师

    先说说我们的系主任曹老师吧,教我们的时候快退休了,挺好的一个老头,知识很渊博,我上了两年师专,又在河北师大中文系函授了三年,可以说听很多老师讲过现代文学,可比曹老师讲的好的还真没有,尤其是讲鲁迅和郭沫若的作品,那叫一个绝,听是也也没觉得有多么生动,可一考试就显出来了,准考高分,以后每当考现代文学时我就想起曹老师,特感激他,是他给我打下了深厚的文学功底,曹老师叫曹年生,他对我们说之所以叫年生,是因为他出生在大年初一的缘故,老头挺喜欢我,上课特别爱叫我,让我回答问题,可以说只要他上课准叫我,同学们有时开玩笑的说,咱班现代文学只要你会了就行了,因为只要我回答对了,他就不叫别的同学了,起初我还挺生气的,这怪老头没什么总叫我,可后来也就习惯了,现在想想也许是当时自己太贪玩的缘故吧,再加上他们那一代人治学都特别严谨,也有可能是他喜欢我这个爱说爱笑的男孩子,当然了,我特别尊重老教师,经常帮他干这干那,总之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我跟着曹老师学了很多我并不特别喜欢的文学知识,并且终身受用,我还是特别感激他的,在这里祝他晚年幸福快乐。

                                                             特“牛”的牛老师

     下面说一说我们中文系一个重量级的人物,特“牛”的牛老师,说他“牛”一是因为他特别有才华,再加上他有姓牛,所以我们都管他叫“老牛老师”,我们还套用牛群的一句的话那就是牛老师的文论课-  ---真牛

     说到牛芙诊老师,我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想到他给我们讲的的小说《秃头歌女》,《等待戈多》,想他所讲的所谓写诗的诀窍,他说新诗尤其是现代诗,就是一个跳跃式思维的过程,比如说我写一首,“你来了,我走了,我没有见到你,”这不叫诗吧,如果加上徐志摩的这么两句“无缘的你呀,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迟”就是一首好的现代诗歌,这就是牛老师对90年代流行的以汪国真为代表的朦胧诗的理解,有他的独特见解吧。

       老牛老师教我们时并不老,有37-.-38岁,中等身材,四方脸,挺黑的脸上戴一副眼镜,讲课时操着任丘普通话,还特别会模仿各种人物的声音,逗得你哈哈大笑,如讲到桃园三结义时,说关羽特别能说,他说“跟随大哥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什么什么的”,张飞不会说豪言壮语,只会一句“俺也是”老牛老师学张飞的说话特别逗,声音憨憨的,用标准的任丘话说出“俺也是”来,乐的我们前仰后合,从哪以后“俺也是”成为我们班的流行语,老牛喜欢写作,在课上经常讲他的作品讲他自己的故事,如讲人性感化的故事,说一个猎人和一只母狼斗了好几年,猎人把公狼打死了,也打死了母狼的小狼崽,可猎人的妻子也被狼吃掉了,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也别狼叼走了,吃母狼的奶长大,和狼在一起生活了六年,后来猎人终于把孩子救火来了,在家重新教他人的生活习惯,教了有一年吧,在一个夜晚母狼找来了,在猎人的窗外嚎叫,召唤小狼孩,猎人想尽了一切办法不让狼带走小孩,可小狼孩还是想尽办法离开猎人跟着狼走了,说到这里老牛对我们说有时人一年的感化,还不足以经的起一声狼吼,在上师专时我只是听了这样一个故事,并没有理解其中的含义可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渐渐的明白了其实这个故事中有很深的做人的道理,蕴藏着很深的人生哲理。

      牛老师也写一些武侠小说之类的,当时正是武侠小说热的时候,金庸古龙梁羽生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记得当时牛老师模仿古龙的风格写了一篇叫《残剑》的小说,说沧州有一位老剑客特别的厉害,一把短剑一套自创的内家拳打遍天下无敌手,据说他的那把祖传的宝剑可以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十步之内剑气逼人,剑起莲花,花开头落,每次跟高手比武,他都带上这把短剑,可从未有人见他拔剑。

       每天老剑客都在后花园练功,练功之前他都会把短剑恭恭敬敬的放在剑池的正上方,面对宝剑沉思半晌,然后用一把普通的宝剑演戏新创的剑法,只间剑花上下翻飞,剑尖吐出朵朵莲花,据说老剑客的剑术能一招吐出九朵莲花,莲花虽美丽却可伤人与七步之外,老剑客膝下只有一子从小身得老剑客真传,小小年纪就能舞出七朵莲花,老剑客很感欣慰,把儿子领到剑池旁边说孩子你在这苦练三年定能练出天下少有的剑术,果然经过三年的苦练,小剑客也能舞出九朵莲花,可与老剑客一比,三招就败下阵来,老剑客说你的定力还差点远呢,虽有好的剑术但还不会用,我再给你三年的时间,你走访名山大川,寻找世外高人,三年后我们父子俩再在这里切磋,并给他带书信几封,里面是他好友的名字,都是些成了名的剑客,让他去讨教,以便让老朋友们对小剑客加以指导

    又过了三年,小剑客在江湖上威名远扬,打败了无数高手,剑尖一抖能舞出十朵莲花,父子俩再次在剑池相会,老剑客这次拿出了短剑,与儿子切磋武艺,小剑客剑尖一抖,剑气逼人,剑光一动剑气上出现朵朵莲花,老剑客并没有拔出短剑,江湖上也从没有人见过老剑客的短剑出鞘,老剑客只有剑鞘与儿子过招,但十几招过后小剑客还是招架不住败下阵来,小剑客不解,因为他舞出的剑花比父亲还多,自以为剑术比父亲要高一筹,可为什么三下五除二就别打败了呢,小剑客认为是他没有父亲那样的宝剑护身,如果他能得到父亲一样的宝剑就可以战胜父亲,老剑客笑而不语,让小剑客在剑池再练三年剑,并说三年后会把江湖上最有名的游龙剑给他,游龙剑是江湖上大侠中原一点红的宝剑,中原一点红号称杀人不见血剑下一点红,是有名的剑客,也是老剑客的师弟,小剑客听后很兴奋,又加进了练剑,而且在老剑客的指导下也经常一边练剑一边在剑池旁沉思,从中领悟剑道真谛。

       三年后小剑客的剑术更是又上了一层楼,剑尖抖动能舞出十二朵莲花,老剑客不服前言,父子切磋武艺前三个月,就把游龙剑给了小剑客,而且中原一点红也来了并亲自指点小剑客的剑术,这次父子之间的武艺切磋更是盛况空前,江湖上成了名的剑客,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凡与老剑客有交情的高手都来了,都要一睹这场高手之间的对决,小剑客此时正值血气方刚,英姿飒爽,豪气逼人。老剑客白发飘然仙风道骨,只见小剑客舞出朵朵莲花,剑气逼人,十步之内都被剑气所笼罩,老剑客还是只拿短剑,短剑并没出鞘,但却让人感到剑气无处不在,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让人感到不寒而立,双方交手数和。小剑客又一次莫明其妙的被打败了。小剑客感到很困惑,论武功论内力他都在父亲之上,再加上老父亲以到古稀之年,从交手中就感觉到父亲气力不支,可为什么自己就赢不了呢?

       老剑客还是微笑不语,让他去剑池面壁练功,又过一年,老剑客知自己天命以到,把小剑客叫道床前,对小剑客说你知道为什么打不赢我吗,小剑客摇头不语,老剑客说因为你心有顾虑,你深知我这把短剑的厉害,可你又没有见我拔过宝剑,你不知道我真正拔出宝剑后到底有什么威力所以您不敢发全力,因而你的剑气大大折扣,这样又使你变得心烦气躁,因而败下阵来,练武之人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只要你战胜自己,那么你就能打遍天下,在我临走之前,我把这把我成名的短剑交个你,现在我让你看看我这把宝剑真正的威力。说着老剑客慢慢拔出短剑,小剑客大吃一惊,因为他看到的并不是霞光万道的剑气,而是一把乌黑生锈的断剑,老剑客意味深长的儿子说。我那把宝剑其实在华山英雄会前夕就不慎掉入峡谷之中,早已丢失了,我就凭这把残剑打败了天下所有的英雄,为什么呢,因为我相信自己虽然宝剑不在了但剑气还在,我相信自己不用宝剑照样能战胜对手,因为剑在心中,所以我做到了全身都充满了剑气,宝剑处处不在而又处处都在的习武境界,小剑客听完父亲的讲述,接过父亲手中的剑,一下子顿悟了很多,几年后小剑客也成为江湖上用剑顶尖的高手,但没有人见到过小剑客拔剑。

      牛老师这篇小说中有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抄袭的痕迹很多,可以说老剑客是李寻欢的翻版,但他也的确给我们上了一堂心理课,使我们从中领悟了自信的威力,所以虽以过去多年我还对他记忆犹新。

       我和牛老师之间还有一段趣事,有一天早晨我和我班同学在师专校门口吃豆浆油条,我去算账时,牛老师也正在算账,他没带零钱拿出一张百元大票让小贩找,可人家找不开让他去小铺换零钱,我随手就把牛老师的帐给一起算了,当时人很多牛老师并没有说过多的话,我也没在意,本来学生替老师拿顿早餐的钱太不算什么了,可第二天在宿舍楼前牛老师遇见我时非要还我那两元钱,你说我能要吗?可他非给我不可,我只好说就当我请客了,下次你请我不就行了嘛?牛老师笑着连声说好,过了几天,我和同学又在校门口小摊上吃早点,我并没有看见牛老师,我班的老二张卫星看见了,他热情的与牛老师打招呼,牛老师一下子看见了我,说吴朝辉在,正好今天我请客,你们有几个人,我说六个,他说行,今天我请你们六个吃早饭。同学们都乐了,都笑着说“我们就不客气了”,他接完帐后,笑着对我们说:“你们几个记住今天师专中文系一个35岁以上,40岁以下长的挺黑的一个老师请你们吃饭了。等你们挣工资以后,回师专时可一定要请客呀”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在也没有请过牛老师,哪怕在吃一顿两元的豆浆油条也好,我深知我们欠老师情太多了,老师对我们的爱我们是无法补偿的,在这里我祝愿全天下所有的老师幸福快乐。

                                                                   记忆中的其他老师们

      当然值得回忆的中文系的老师还有很多,如袁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给我们上第一节课时的开场白,她上来先对我们说同学们好,接着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圆圈说同学们这是什么,我们有的说是圆,有的说是零,她说就○(袁),接着她又在圆圈的中间画了一数把圆给分开了,叫零分(灵芬),袁灵芬,她这样幽默的一表演使我们一下子记住了这位活泼可爱的女老师,再如能以诗解诗的商隶君老师,他给我们讲的《春江花月夜》,我终生难忘,特别崇拜毛主席的许兵老师他讲的毛主席诗词可以说气势磅礴,领回了主席诗词的真谛,让你对伟人产生无限的尊崇,还有张海燕老师的口语课,考我们一口气数多少的葫芦,用说葫芦的方法练习发声,我记得我班当时最能数葫芦的是孙试锋同学,他一口气居然能数60多个葫芦,让你真是望尘莫及,正是这些不同性格,讲课风格迥异的老师更增加了我们学习的兴趣。

                                                               说说中文系的“名捕”们

      学生上学学习,当然得需要考试,中文系的监考严厉是出了名的,第一次考前我听上一届的师兄这么说,我还不大相信,可一考试我就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名捕,当时传说中文系有四大名捕,我第一场考试,就领教了四大名捕之一江老太太的厉害,第一场考试我们考古汉语,我的一位女同学把国际音标写在左手的手心上,按说够隐秘的吧,可开考不到五分钟我估计此师妹也就把紧握的左拳偷偷的张开看了一眼,就被姜老太太发现了,她几步走到这名女生的面前,厉声说你不用考了,请交上你的试卷等补考吧,女同学还想辩解,她一把抓起了该同学的左手,说把你的左手伸出来,女同学顿时面红耳赤,低着头走出了教室,够神的吧,这还不算什么,我的一位师弟,一进考场发卷子时就把小抄垫在卷子地下,看到监场这么严,一整场都没敢动一下,教卷的时间到了,教室里走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刚一起身,江老太太走了过来,对他说把你试卷地下的小抄拿出来,你的试卷作废了,等毕业补考吧,我的同学当时傻了,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认栽吧,名捕不服不行,有了第一场的经历。我是不敢动打小抄的念头的,没办法用功看书吧,谁让我不走运,考试竟碰上这样的名捕呢?

      中文系对付作弊同学的办法是贴黄榜,此黄榜非彼皇榜,不是考中状元了,虽说都是黄纸,可差着天地了,我系黄榜上写的也不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而是“某某同学因考某科作弊……”黄榜一贴全系同学都能看到,面子栽大了,因此我宁可考不及格在补考也绝不上黄榜,上黄榜的滋味是不好受的,还好我并没有体验过,这并不是我平时多用功,而是我有些速记的小聪明,每到考试前几天我就借来同学们的笔记开始突击,一边抄一边背,可以这样说考试前的三五天我12点以前没睡过觉,明天要考的课程我更是复习一个通宵,就是靠这种办法我一般都能考及格,为什么说一般都能及格呢?因为也有不及格的,因为我遇上了又一个类型的名捕,这类名捕更厉害,可以说是防不胜防呀!

     吴老剑客就是这类名捕之一,我就是栽到他的手下,吴老师教我们是有50多岁,中等身材,微胖,圆圆的谢了顶脑袋上顶着几溜灰白的头发,有地方支援中央的意思,老头身体健壮,走路如风,每天早晨拎一把大宝剑在图书馆的楼下演习剑法,一把宝剑被他舞的呼呼生风,练完宝剑就开始压腿,把腿溜开以后,接着就在图书馆的台阶上跳上跳下,别看老爷子五十岁了,那轻盈的脚步体育系的学生都自愧不如,真是好身手呀,正因如此被我们戏称为“吴老剑客”,老剑客的讲课可不像他练功那样吸引我们,至少我并不太爱听他讲课,他教我们古汉语,什么音高、音色、开口呼、闭口呼、前齿音、后齿音,什么音我都不感兴趣,在加上老教授讲的生硬难懂,我更感到像是听天书似的,老剑客还真是老教授,毕业于北师大,名牌大学,货真价实的教授,可他的课我总听不进去,没办法我就上课看小说,只要是他的课我就看小说,吴老剑客道也没说过我,古汉语的考试办法是平时作业占30分,考试占70分,平时作业就是三个论述题,大约一个月出一道,让你在班上回答,答题的同学吴老师记下名字来给十分,只要答了都给十分,我们的题都是开放性的可以说答案不唯一,我记得当时吴老师出的题都是古汉语中特别古怪的题,我的做法是“以静制动,以不变迎万变”我总是等全班同学都回答完了后,我才最后发言,可以说我的发言吸收了全班同学的精华,这也就难怪老四强恩广说老大的发言就是全班的总结,也就是说平时我的30分是都能拿到的,可就是这样我考试总及不了格,第一次年终考试我考了56分,第二次暑假考试我考了58分,我感到很奇怪,我复习的也不错呀,尤其是暑假考试,我们考的是语法,我的强项,别说及格,优秀都不成问题,可怎么会……

      没办法只能教十元钱补考,补考一补就过也不管你复习不复习,为此我感到很郁闷,后来还是有位消息灵通的师妹告诉了我真相,听吴老师这样说我“那小子上课没听过课,还想及格门都没有,考多好他也是50多分,不听课的学生本身就是违纪,补考是让他长长记性”,我此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上课看小说老师不管呢,我当时还以为这老爷子挺好说话的呢,闹了半天是在这等着我呢,这类名捕更厉害,更让你有口说不出呀!现在回忆起来我真的很感激这些名捕,正是由于他们的严厉,才使本来挺爱玩的我学到了很多知识,正因为他们的监场负责任,才使我养成了良好的考试习惯,就是考试从不搞小动作,不耍小聪明,正是他们的那种敬业精神,向学生们诠释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学博为师身正为范',相比之下现在的某些考试让人深感羞愧,就拿我县今年的初中二年级抽测来说吧,考试以前局长亲自开全县教师大会,各乡乡校长、中学校长、教导主任、带队老师、监考老师,共700多人的考前会议,局长首先将考试的重要性、严肃性,接着纪检书记讲考试必须遵守考风考纪,违反了如何如何,结下去是教研室主任等等,最后乡校长签考试责任书,给人看的眼花缭乱,似乎这次考试太公平了,;领导太重视了。可真正考起来呢,大道局长,小到监考老师都他妈知道是怎么回事,

  评论这张
 
阅读(869)|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