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chengwuzhaohui的博客

 
 
 

日志

 
 

沧州师专那点事(连载)  

2009-09-01 21:19:44|  分类: 情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毕业十多年了,人到中年也许增添了许多感慨,更增加了对过去的怀念,尤其是对年轻是的那些事,不知怎的我一下子想起了在师专的那段生活,回想起了师专那点事。

      那年上师专是我一生的痛,复习了两年,可高考又一次没发挥好,于是带着老师们的感叹,父母的规劝,更多的是自己的无奈,来到了师专中文系94-2班这个一生改变我命运的地方。

第一章 开学第一课

    至今我还记得在沧州师专上第一节课的情景,上的是口语课。老师叫张海燕,首先让我们自报家门,我当时违心说:我看到家乡的教育很落后,为了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才来师专上学的”,妈妈作了一辈子老师,我还不知道做老师的苦,可我考的分数让我无法选择命运,高中老师经常跟我们说的一句话就是“不是你选择学校,而是分数选择你”我现在才真正明白老师的良苦用心,可我违心的话还是遭到了老师的表扬,张老师让全班同学都应向我一样努力做光荣的人民教师。我听后感到很惭愧。

    开始上课了,我感到很郁闷,我总觉的凭我的才华上师专屈才了,又加上我的中文基础很好,老师们很喜欢我,我更感到怀才不欲遇,感到在师专的日子太无聊了,没办法我就天天到图书馆中借书看,反正我学的是中文系,借书也方便,没到一个月我就和中文系管图书的老师们混熟了,我有时不拿借书证他们也借给我,借书证最多能借三本书,我可以借多本,在师专我读了那么多文学书,真感谢那些管图书的老师,图书馆的书多时文学性很强的专业书,大多是名著,我也爱看流行小说,和武侠小说,于是就去外面的书店去借,每天五毛,当时在校门口的书店叫“华文书店”..老板是个挺胖的中年人,是我们中文系老主任的儿子,当时流行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贾平凹的《废都》陈忠实的《白鹿原》,当然还有琼瑶的,席鹃的,刘恒的、我最爱看纯文学小说,和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的我都看,当时在我们班,刘保卫、史均恒、王建忠在加上我被称之为“中文系四大剑客”为此我还在班中讲过两节课的我看金庸小说,及北乔峰的性格分析等。现在真想念和全班同学一起谈论武侠小说的那段时光。

     说道师专生活,先说说我的同学们,我们班一共45名同学,15个男生,31个女生,男生在我们班可是国宝呀,其实在中文系各个班都如此,女多男少,僧少肉多,在师专没泡几个女同学,是我爱情上最大的遗憾,我想在这方面遗憾的远不止我一人,这正如现在网上所说“老婆无味,情人太累,小姐太贵,没事开个同学会,拆散一对算一对”  现在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就说刚开学找联谊宿舍,我班的女同学为能与我班的男生成为联宜宿舍,互相攻击,只以为我班有六个女生宿舍,而只有两个男生宿舍,3 :1,女生还都想与本班的男生联谊,当时那万花丛中一点绿的感觉,一生也只有在师专这两年才有,可惜让我给浪费了,遗憾呀,终身遗憾。

      在说一下我们宿舍,我们宿舍一共有六个人,我是老大,老二叫张卫星泊头人,老三史均恒沧县人、老四强恩广沧州市人、老五张景耀河间人、小六姜景峰海兴人,可以说我们来自沧州的四面八方,不同的地域、不同的乡音、不同的性格,但两年的师专兄弟情义却是我们的紧紧的融在了一起,真很怀念那段在师专宿舍楼里的生活呀,晚上一熄灯我们就开始聊天,天南海北的聊,聊中国的甲A联赛,世界的足球格局,中国男篮,中国的乒乓球、等体育节目,我们白天学的文学中的人物形象,当然也聊我班的女生,有人说爱情是永恒的话题,一点不假,在六个人的光棍宿舍里,我们大谈我班的女生,我校的女生,先给我班女生排座次,当然是论相貌,不论成绩,我们那时除了考试那几天是不谈成绩的,谁是我班的班花,谁是我班的四大美女,还给他们启外号,例如我班有个叫胡荣华的女同学,我们就管她叫象棋大师,因为我国有一位象棋大师叫胡荣华,有叫吕宝玲的女同学,我们管她叫保龄球,叫亚玲的,我们管她叫单杠。体育器材吗,当然我们是在私下里这样称呼的,要是在班里这样叫她们,还不被她们追着打,师专里面没有淑女,这是我们的牛老师说的,(我们的牛老师可牛了,不仅课讲的好,小说写的也好,是当时被称为师专四大才子之一,很可惜的是我在师专读书时,四才子走的只剩牛芙珍一人了),牛老师说看我们师专的女生大冬天在校门口拿着冰糖葫芦一边走一边吃,有的还相互打闹,相互间说着疯话,那形象的把古代的淑女气死,古代淑女是什么形象呀,我真没见过,但我们班这些还不算疯的丫头们,在一起共同学习两年我是深有体会的,就是这样一帮疯丫头,在毕业的头一天与我们喝的大醉,使我们这些男子汉们都泪流满面,当时的那个场面使我一生都难以忘记,有时面对毕业合影还正想那群疯丫头,想她们当时的天真,想她们的美丽可爱,真后悔当时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说到封建,我就够封建的,我从小受到的是正统的家教,所以到了师专与女同学一开始正面接触很不适应,正统的可以说是有点傻,两年也没谈过恋爱。但我平时跟女孩子接触还是比较多的,所以同学两年,也没听说我班的那位同学说我封建,但我们宿舍的老三史大侠可不同了,两年基本上不跟女同学说话,与女生说话就脸红,记得有一次我们搞联欢会,是在运河边上开的篝火晚会,有个节目是同学们手拉这手一边转圈一边唱歌,说也巧了正好他必须拽一个女同学的手,他就是不拽,脸也红了,别人也逗他,与他拉手同学名叫柴爱心,柴爱心说他,史均恒,你也太封建了,你怎么就不敢拽我的手呢,你拉我的手我还会吃了你。我们都哈哈大笑,十年后我们同学再次聚会,我还对史大侠说,“老三在拉一次柴爱心的手,问问她会吃了你吗,都十年了在拉一次吧",就是这位封建思想如此大的大侠倒是毕业后我们班第一个结婚的,当然找的不是我的同学,也许早就情有独钟了吧,这也就那怪人家不在师专谈恋爱呢?

我们宿舍找的联谊宿舍你别说还真不白找,到毕业还真成了两对,可这些与我没关系,我在师专混了两年光棍一条,孤身一人来,孤孤单单的一人回家,没带走一位姑娘,没留下哪怕一段值得回忆的恋情,我只是暗暗单恋了一位女同学,可由于门第的观念在我心中根深蒂固,从来就没敢与人家表白过,正如当时流行的一首歌中唱的我想说我很痛苦,在毕业前一晚上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想说出来,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失去了最后一次表白的机会,,记得当时她对我说:“你挺有才气的,在师专两年一直佩服我的才华',就是这样一位好姑娘,却让我错过了多次追求的机会,落下终生遗憾,有人说失去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有时面对枯燥的现实,我也常常思考过去的人生,在某一阶段我是不是真的走错了人生的道路,而那次错误的选择,又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的一生,不管怎么说过去的终归过去了,青春是一去不复返了,记得在毕业后我给自己写下了一首咏怀她的词,留作一生的纪念

                                                                 《临江仙》

                                                                       ----    思单恋女同学  

    梦醒午夜时分,倩影依旧销魂,永记师专同学情,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曾记你我初见、粉红色的风衣、自习课上谈文学,当年明月在,彩云何时归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